本地头条新闻资讯,为你提供当地最新新闻
一线资讯

华盛顿邮报:中国学会了解和引导网络舆情

  核心提示: 中国的互联网制度当前承担起另一项新任务:努力了解中国的舆论,这似乎为实现公众协商和问责起到了推动作用。

  参考消息网8月7日报道外媒称,中国的互联网制度如今不只是寻求控制舆论了,它当前承担起一项新任务:努力了解中国的舆论。除审查或阻止对敏感问题的讨论外,中国政府当前还寻求了解公众的想法。这项工作一般都是通过雇用民调公司完成的这是向前迈出的不寻常的一步。此外,中国政府还要求国有新闻机构和大学追踪中国公民的网上聊天动向。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8月5日报道,该报新任北京分社社长西蒙德尼尔说,中国官员似乎逐渐认识到舆论的力量;民众在社交媒体上宣泄愤怒之情可在现实世界中引发抗议活动,甚至可迫使地方当局重新考虑在哪里修建化工厂。

  报道说,政治学家杰伊乌尔费尔德在他的一篇博客文章中问,中国的这项新计划是否代表了一种“原始的民主化进程”,即类似民主的进程如果不是民主制度本身的话在不断发展。乌尔费尔德指出,有些政治学家认为,“与始于(有时止于)选举”的民主制度的程序性定义不同,民主这一概念也可指公众协商和公众问责等原则从某种有限程度上讲,中国新实施的网络监控计划似乎为实现公众协商和问责起到了推动作用。

  报道称,这项计划与中国政府对民众抗议活动的应对之道倒有点儿相似。乍看上去,这些示威活动似乎表明,民众加大了对政府行为的参与度情况或许是这样。但官员们也对这些运动巧妙地加以利用。实际上,这些运动帮助官员巩固了管理。官员们的办法是,他们会表示,在有些情况下他们或许会对公众抗议活动作出让步。这种做法奏效了:如今抗议活动比过去普遍得多,但抗议活动都是在“体制内”,即行事十分谨慎,只提党可能认为可以满足的条件。由此一来,抗议活动通常发挥了内部排气阀的作用,这实际上有助于维护目前体制,而不会对其起到破坏作用。人们或许可以称之为准民主进程,但这与迈向实际民主并不是一码事儿。

  其他人也对德尼尔的报道发表了看法。数字化新闻机构“石英”的亚当帕西克指出,中国官员似乎正在想方设法采用西方式民主制度的部分工具并汲取一些经验教训如民调和通过数据施政,并将这些工具和经验教训纳入一党体制,同时删去他们不想要的部分。可称之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大数据。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8月5日刊文称,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互联网管控最严格的国家之一。但北京决策者开始觉得,互联网不仅是一个围墙花园它是掌握民众如何看待改革计划的重要信息来源。

  文章称,长期以来,数据驱动的政治手段是西方国家一流竞选运动的印记奥巴马的连任竞选运动曾雇用全明星技术团队为其服务但这在中国是一个新事物。

  尤其是,中国还首次使用了另一个西式工具:政治民调公司。各部委一直都有自己的舆论研究部门,但它们的研究报告经常只是为所在部委已制定的措施做辩护。如今政府将目光转向独立的第三方公司,如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该集团经常被要求针对政策调整计划展开民意调查。

  文章指出,中国正使用现代西方政治工具,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没有戒心《华盛顿邮报》报道称,中国几乎没有关于政治改革或外交政策等议题的民意调查。